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五千年文化和今天的想象力

www.edgnews.com 发表于 2018-06-18 23:41 | 查看: | 回复:

  “我们有多年轻呢。”主持人张国立在舞台上侧身向前,抛出一个众所周知的历史问题。“也就是上下五千年。”一字一顿,他饶有意味地自问自答道。

  这一幕是央视去年大热的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第一季的开篇画面。这档文化综艺融合了酷炫的舞台设计,精美的全息影像技术,年轻热情的观众和炙手可热的演员们……但这些都不是节目的主角,真正的光环投射在由九大博物馆细致遴选、总共27件的国宝级文物上。

  这些真正的宝藏通过舞台上故事化的演绎,得以充分展示其所携带的历史基因和当代痕迹,它们成为了2017年年底广大影视观众所关心和热议的事情。

这让人欣喜又激动。

  《国家宝藏》是近年来基于历史题材的文化类节目中一个标杆式的存在,在契合快速变更的大众传播方式之外,保持格调却不高傲,于一片泛娱乐板块的激烈竞争中实现了突围。

  总导演于蕾在节目的同名书籍推出之际,接受了《南风窗》的专访,讲述了节目诞生的前后故事。这不仅是她和团队的经历,还是关于这个时代思考方式的记录,那就是:如何才能让厚重的题材更有生命力?如何构建传统文化的新叙事方式?

?

  困惑的曙光

  《国家宝藏》的节目口号是,“让文物活起来”。这句话出自习近平总书记在谈文物保护工作时提及的一句话—“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我们不难发现,近几年,“让XX活起来”成了一个热门的口号,特别是应用到一些我们本该从小就熟习的知识对象上,这是一种它们需要被“唤醒”的隐喻。

  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最直观的体现是,我们在荧幕上观看到的,更多是吸引眼球的娱乐综艺,以过滤信息量为特点,呈现最简单的逻辑思维和画面,甚至一位明星的游戏表现都能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这样也引申出一个悖论,不少舆论以“观众就喜欢这样的审美”为解释和开脱,以至于同质的节目扎堆出现。大众娱乐的普及并非原罪,每个社会都需要放松,但当整体的创作导向越趋单一,并以此为终极审美的时候,我们慢慢发现失大于得,在肆无忌惮的笑声中逐渐丧失了认知能力和思考性。

  就另一个层面而言,迎来这样一个传播方式日新月异的时代,那些紧守着严肃内容的创作者固然令人肃然起敬,但是有限的传播渠道却让人心急,引用一个时下流行的说法,我们国家拥有着最强大的文化“IP”宝库,但是这些精神和物质宝藏一度被大众所淡视,如果能将其打造成品牌范式,将这些严谨、专业的文化知识进行大范围的传播,那么整个文娱市场的生态也许会变得丰厚饱满得多。

  大众的题材娱乐至死,严肃的节目寡淡小众,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困惑和痛点,也是拷问每一位创作者的议题。

  2016年初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以及诗词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等等,带动了一波传统文化热潮。

  于蕾也毫不讳言,在节目制作之初,就是奔着定位普罗大众的“综艺”而去的,盯着的是“从不会走进博物馆的人群”。这是与综艺定位交叉的一群人,她希望能激活这些受众,扩大题材的影响力。

  这样的“操作”其实极其冒险,很容易造成两边不讨好的局面,以至后来节目掀起热潮后,记者涌上来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为什么要做这么沉闷的话题?”

  这样的质疑也萦绕在制作之初,当她提出想法伊始,反馈回来的意见大多是“太老了”、“太沉闷了”,即使后来计划得以推进,当他们去拜访那些熟知文物历史的人士,也会接收到犹豫的信号:“这些故事已经被说烂了,恐怕没什么好讲的了。”

EDG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EDG资讯网 版权所有??Powered by EDG东莞资讯网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