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石家庄的“手感”

www.edgnews.com 发表于 2018-06-18 22:43 | 查看: | 回复:

  京南275公里,是中国离首都最近的省会城市—石家庄。从北京坐高铁,一个小时多一点抵达。

  2012年年底,当了3年兵的河北人李飞退伍,他坐的飞机从云南出发落地石家庄,“一头扎进来,什么也看不见。”而出发时,机舱外山是山,水是水,很好看。

当时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有地方能够看到严肃的解释。

  后来,PM2.5这个专业术语被推向公众视野,几乎成为空气质量的代名词。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问题的关注,也拉动了整个中国对环保的集体反思。

  作为生活其中的个体,李飞认为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2016年年初,他成立了河北省第一家关注工业污染的环保机构。

  此后不久,2017年雄安新区向世界亮相。作为距离首都最近的省会城市—石家庄,被人们调侃着。而之前的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十三五规划”中石家庄定位为“京津冀城市群中的‘第三极’”,谁也不知道这座城市将向何方行进。

  在李飞看来,“也不是没有好处。不被众人瞩目,恰好可以更自由、轻松地发展”。

  关于这座城市,这并不是主流观点。有人看到的是“庄里人”特有的“小确幸”心理。

?

  个体尝试

  李飞还记得回到河北后跟家乡人分享他对雾霾的感受时,看到的沉默和淡然。

  是企业没控制好?还是政府没有监管到位?为什么我们来承担这个结果?他觉得必须得发声,让应该承担责任的人来承担。

  他也可以离开这里到另一个环境好点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的问题还在啊。真正的负责是怎样让这个地方变好吧。”李飞说可能是因为当兵的原因,总有一种荣誉感在身体里乱撞。

  每个人都可以发牢骚,但是你为你所满腹牢骚的问题做了什么?这成为李飞越思考越认为尤为重要的问题。

  2014年,李飞结婚、生子。雾霾更成了摆脱不了的问题,“你要在这个地方就必须得面对,牢骚不是办法。”

  2015年底,对法律感兴趣的李飞接触到一个环保组织,那个环保组织的主要途径是不断用法律诉讼,向政府要求信息公开。但是真正的效果微乎其微。“很容易就将自己放在与政府面对面的尴尬位置,但问题要解决,必须还得需要政府。”

  待了半年多,那个环保组织就剩李飞一个人。李飞决定自己出来成立环保机构,注册时就遇到“不能注册非营利机构”的问题,他只能将它注册为公司,这个问题现在依然未解决。

  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2015年1月1日起实施。新环保法规定,国家依照法律规定实行排污许可管理制度。并对排污费的征收和使用情况作出说明。

  李飞发现石家庄环保局并未公开信息。不过它也不是个例。

  2017年4月20日,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发布了《新环境保护法实施效果评估报告》。在排污费使用信息公开上,101个环保部门集体交了“白卷”。报告称,“所有环保部门均对《环境保护法》中关于环保部门有义务公开排污费使用信息的规定置若罔闻。”

  而依法享有获取环境信息权利的公民对环境信息的关注度也远远低于对其他信息公开的关注。2016年环保部受理的各类环境信息公开申请数量为499件,远低于2015年的682件和2014年的649件。

  李飞就是在这个时间算是真正进入环保领域的。他成立的“绿行太行”,是河北省首个在工业污染防治方面真正行动起来的环保组织。

EDG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EDG资讯网 版权所有??Powered by EDG东莞资讯网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