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一个30岁女人的情感史

www.edgnews.com 发表于 2018-06-18 22:22 | 查看: | 回复:

  天黑下来,陈维维赶到了火车站。

  她经常孑然一身,但是绝少像那晚那样感到痛苦、孤独和茫然。

  一觉醒来,她站在自己的出生地。熟悉又陌生,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被连根拔起。

  世间从未谋过面的那些丑陋、龌龊也纷沓而至,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浇灭了她对人生、社会的热情。

  那段时间她天天哭,见人就磕头。

  父亲的突然离世,扯掉了她与死亡之间的那道门帘。那年她23岁。

  人生总有各种际遇,后来,她又遇见不同的人与事,愈合、重建,走或者爬过的每一步,磨出了她对世界的宽容。

  如果说历史或者说正在快速发展的当下看起来像是一株花,那维维的故事是花下面不那么好看的根。它们是人间,是中国发展背后再真实不过的注脚。走过大时代中小人物的飘零,路过的悲伤、诱惑、沉思和欢乐,维维将它们熔合为金,装在心底最深处。

  她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但是活得好像更苍老些。她似乎经历了父亲的60年代、奶奶的30年代,经历了她生活的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她无比怀念、向往曾经经历过的那些纯洁与高尚,她依然认为崇高的情感值得奋斗一生。有时候她觉得它们与正在经历的现实并不是一回事,但是也正因此,她意识到原来它们一直都在。

?

  不进泥潭

  时间过去了好几年,陈维维结婚、生子,在苏州,即将进入她的30岁。

  父亲的官司早就结束了,也打赢了,但是对方拒不履行责任,也让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渐渐地试着不再投放更多精力在上面。其实刚开始她还是耿耿于怀的,现在她知道即使自己再怎样“愤懑”,也无济于事。不如将时间用在其他地方。

  她是北方小镇上的姑娘,生于1989年。父亲出事那年,她大学刚毕业,她的弟弟正值高考,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她来面对。而在此之前,她所有的一切都在父母的保护之下,并没有与现实如此硬碰硬的经历。

  回想几年前的事情,她觉得有点像是一个正无忧无虑吃着棒棒糖的小孩,突然被大人领到血肉:?恼匠。?缸拍堑豆饨S岸运?,那,这就是你未来的人生。

  她23岁之前的人生特别顺,好学生,乖孩子,没有什么烦恼,如果有,也只是小女生轻飘飘的小忧愁。放在是是非非,生生死死面前,淡极无痕。她庆幸拥有这样的少女时代。

  那一年,她的父亲死于一场意外。

  父亲离世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矿井,多年前出过事故,死亡人数至今是个谜。

  矿井有专人看守。看守人找不到了,矿井门口的房子里,只剩一张破旧的芦苇席,地上散落着烟头。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告诉陈维维,解决事情的通道在哪里,即使找了律师。四处寻觅,四处碰壁,像一只困兽。她和其他两家家属越想寻个明白,越是觉得如陷入泥潭,不能挣扎,越挣扎,陷得越深。  

  她告诉自己,得离开,得离开泥潭。

  没有真相。如果说真有真相的话,那就是两年后,官司赢了,但是被告方拒不履行赔付。即使他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商,其公司旗下的楼盘让它所在的小镇拥有“小香港”的别称。他们在小镇上买地、盖楼,在中国房地产经济发展的浪潮中如鱼得水。

EDG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EDG资讯网 版权所有??Powered by EDG东莞资讯网
??

回顶部